Joanne

J家8团csxw本命
lofter里都是我爱过的证明

【全J】杰尼突击 01

全J军队丛林演练设定,就写写我早上开的脑洞娱乐一下大家

偏心8团所以8团中心,偏心csxw所以csxw特别酷

基友要我改名叫我的八团我的八被我严肃拒绝了

其实原来叫丛林法则现在的也是她要求的

还没决定搞什么CP

========================

01. 有些角色总是会一出场就便当

 

今天的天气很好。二宫和也想。

 

这个全编制里出名的狙击手正盘腿坐在树干上,呼吸慢而平缓,左眼片刻不离瞄准镜,而左手食指正扣着扳机待命。

 

很多后辈狙击手都知道,二宫和也对好天气的定义并不代表通常意义下的风和日丽鸟语花香。虽然现在这片丛林的确沐浴着阳光,空气中还透着一股雨后清新的味道,但更重要的是,从狙击枪枪口到目标人物之间毫无障碍,充足的光线更是照得那个白皮闪闪发光。

 

都说了晒黑点有助于隐藏,被目标亲切称为Nino的狙击手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那么明晃晃的一个大靶子想让我不打你都难。

 

他抬起右手点了点耳机,小声说了句什么,松本润的声音随之传来:“虽然干掉Hina对他们的打击更大,但他不在的话Yoko绝对是第一目标。怎么还没动手?”

 

“这二货好像打算和大仓做饭,跑来跑去拿吃的欢快得不行。把他干掉也算给那群家伙省存粮了,真是行善积德。”

 

“总会停下来的,有机会就射击。”

 

第三个声音突然响起:“可是我们粮食还有很多啊,养得起ターちゃん肯定也养得起Yoko的。”

 

“村上信五你给我从我们频道里滚…”松本润的声音被瞬间掐断,而二宫和也此时已经放开了狙击枪,转身的瞬间伸手想从背后拔枪,却发现熟悉的位置此时空空如也,瞬间脑后升起一股凉意。

 

果然村上信五就蹲在他身后的树干上,正默默地把缴械来的手枪塞进自己后腰。他嘿嘿一笑,用刚在频道里出现的声音唠叨:“Nino你啊,明明动态狙击一点不差,怎么就是自信过头觉得我们不会发现你呢。下次记得一看到目标就狙击哦。”

 

“啰嗦死你算了。”见对方没有攻击的意思,二宫和也敲了敲僵直过久的腰:”你们这种从小丛林训练出来的特种兵就是会藏,都生火建营地了还花了我们两天才定位到你们,回去肯定被T队大哥们骂死。“

 

“大哥们说不定都自己开始刨地种菜了,你们不也还没找到他们吗。说到底姜还是老的辣。”村上信五打着哈哈,一点没有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意思,反而干脆一屁股坐在树干上聊起了天:“双K队的大哥们也很厉害啊,不知道藏在哪里了还整天入侵我们频道吐槽我们战术,Yoko都快丢脸死了。”

 

二宫和也继续着敲背的动作,手却悄悄下移到了藏着战术刀的地方,确认还在后开口继续吐槽:“是啊,我们后辈部队简直蠢死了。看到有个柔弱的小姑娘就想关照——丛林里哪来的柔弱小姑娘,这不晚上全员就被反杀了。也不想想我们大队里擅长男扮女装的人还少吗?”

 

“也是哈哈哈哈哈哈。”村上信五放声大笑,却突然正色道:“不过Nino你还是把刀放下比较好哦,我没有拿走的唯一原因就是看到那是你最喜欢的游戏复刻刀,我擅自动了让你不开心就不好了。”

 

二宫和也忿忿拔刀:“可去你的吧村上信五那把枪就不是我请东山前辈托关系做的复刻了吗你倒是收得很开心啊!”虽然对方有枪,但二宫和也相信自己的速度大概可以在对方拉开保险栓的那一刻就把他结果。

 

“别挣扎了啦Nino,”村上信五一脸真诚加同情地指了指二宫和也的胸口。二宫和也猛地低头,只见一个红点颤颤巍巍地点在他的心口。自己不过在这里扎营了六分钟,天知道这帮神经病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找到另一个狙击点的。

 

“Maru坚持要求把红外瞄准点换成心形的,”村上信五有些无奈地解释,“Yasu熬不过就给他现场刻了一个。”

 

二宫和也知道自己脑子转得再快,也永远没法跟这群关西人搭在一个频道上,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吃饱了撑的拖那么久才跟我摊牌?不怕J跑来救我吗?”

 

只见村上信五扬天长叹一声:“其实我们聊天的时候就能把你结果了的,那时Maru的瞄准点在你额头上你肯定发现不了。但他刚在瞄准镜里看到你的脸就突然害羞得不行,平静了大概两分钟才瞄准上你心口的。”

 

妈的智障。二宫和也对着狙击手的方向狠狠比了中指。

 

02. 还有些角色总是还没出场就会便当

村上信五返回营地的时候,特地跑到丸山隆平狙击的树下等了会儿。直到丸山背着狙击枪爬下来,两个人才一齐向营地走去。看着营地里简陋的小汤锅腾腾冒起热气,他们相视一笑,分头跑去和队友勾肩搭背了起来。

 

今天是J大队军演的第三天,十几支部队被下放到这片丛林。虽然生活条件简陋人人神经紧张,但这种出不了人命的训练说到底还算是岁月静好。

 

村上信五和丸山隆平所在的W8部队算是编制里最特殊的一个。虽然J大队的大家都是从小开始训练,但正巧他们这一届遇上外交盛世,A国慷慨表示愿意为他们训练一支特种兵部队。总教头觉得可预测性太低,不愿送东边的几个去吃螃蟹,也就半送半扔地派了西边的几个小孩去。谁知道阴差阳错,这批小孩回来后的确成了一个立派的特种部队,就是行事风格和传统系统下的相差甚远。好在总教头觉得他们能力突出,也就让他们留在了大队里继续吵吵闹闹地执行任务。

 

横山裕坐在一座树桩上,向刚回来的村上信五挑了挑眉毛,得到对方的点头示意后便摊开笔记本记了几笔。他可以说是整个W8的大脑,运营谋划着每一步棋的动向。比起其他部队成员突出的单兵作战能力,W8更多偏向于团队合作,而横山裕在其中功不可没。就是他的人际交往大概有些问题,毕竟J大队战略规划部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双K组合多次公开表示,他们真的非常喜欢这位后辈并已经为他写好了隐退宣言。

 

涉谷昴正托着下巴发呆,不小心看到了那两人无声的交流。他不由得“啧”了一声,对这对至死也不肯好好说话的好友没来由地有些不满。“喂Hina,”涉谷·不开心·昴踱步到村上信五身边,二话不说就搜起了身:“明明那么快可以解决的事怎么去了那么久,Maru拖你后腿了?”随着村上信五的吐槽,他摸到了对方后腰处的战利品。W8的军械狂魔满意地拍了拍村上信五的屁股,开始低头研究这份来自二宫和也的礼物。涉谷昴人生最爱两样东西,屁股和枪,算上后者的双重含义就是三样。

 

听到声音的安田章大从帐篷里出来,加入了涉谷昴的研究阵营。他看了一会儿涉谷昴不断拔枪瞄准尝试手感,终感无聊,便开口向对方要来了枪,瞬间拆开看起了构造。因为是军演,子弹不过是过家家用的彩弹,还加入了总教头审美的亮片和流苏,击中目标的那一刻简直像是80年代的迪厅一样灿烂美丽。但因为各部队都带来了自己最钟爱称手的装备,偶尔搜刮战利品研究研究倒成了安田章大最大的乐趣。这次军演里的很多对手都被这位爱称为yasusu的小个子迷惑,以为不过是一个温柔的技术人员,直到见识了对方脸上笑嘻嘻,手下要你命的近战技术才意识到唱歌的大哥哥黑化起来唱的可能是挽歌。

 

丸山隆平刚把狙击枪放好,就加入了大仓忠义准备午饭的阵营。特种兵执行起任务往往只能啃压缩饼干,但在末子大仓忠义终日的nowe can’t攻势和其余成员大喊你行你上啊的反击之下,他就成了W8的炊事班班长。某后辈在偷袭落单的炊事班班长失败后,流着泪写报告称再也不敢轻敌,因为对方的击打简直是有节奏的,如果自己是个鼓那他双臂就是对棒槌,再来把吉他就可以谱写下一首摇滚大hit。而丸山隆平就更出名了。多少深谙战斗心理学和谈话学的前辈善读人心,但他们纷纷表示读不懂丸山。这个京都人上一秒还在跟你拼命表演搞笑一发技,下一秒就成了伫倚危楼风花雪月吟诗作对的文青。组织对他的测评结果里赫然写着:由极低的对战可预判性导致的极高战斗力,于是丸山拿着报告去找了村上信五:“しんちゃん我不知道他们这是在骂我还是在夸我。”村上信五想了想丸山自我反省导致明天执行任务时宿醉的惨痛后果,当机立断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是组织对你的认可啊!”

 

至于村上信五其人,和W8一样基本是个传奇。全编制都知道W8是靠自己打拼在A国混大的,而村上信五是在和W8一起打拼的同时,被一个叫松子的指导带大的。这个指导特别喜欢J大队,喜欢到了见到J大队的人就变着法夸的程度,偏偏对这村上信五苛刻至极,终日黑他毫无优点心灵肮脏,却倒也整天把他带在身边。他对村上信五的态度真是横山裕看了都于心不忍,村上信五反而老是笑嘻嘻地为他辩护。大仓忠义好几次想吐槽他们是不是搞上了,但一想到村上信五能和A队匹敌的单兵作战能力只能乖乖忍了下去。开什么玩笑,他又不是锦户亮,就算不被村上信五打得满脸桃花开,剩下几个说不定还跑来补刀呢。

 

记完笔记的横山裕抬头清点了一下人数,锦户亮还没巡逻回来。照理换班时间已经到了,但这小子说不定又跑到哪里晒太阳,晚一些回来倒也无妨。彻底摆脱掉二宫和也的事实让他心情非常好,按照A部队一向的分工,剩下的几个人可能都无暇再来寻找他们的位置。毕竟军演早期能捱过一日是一日,等其他部队自相残杀得差不多了再用充足的弹药渔翁得利,是W8部队一早就达成的共识。

 

正想着,锦户亮小跑着回来了。他抬了抬手向横山裕打了声招呼,正打算报告自己的经历,通讯耳机里就传来了代表组织通知的音乐,是编制里所有人忘年会时合唱的花呗。涉谷昴小声抱怨了句什么,大概又是嫌弃今年的这首没去年的安达卢西亚好听,但除此之外大家也就都集中了精神静候消息。

 

“A部队二宫和也淘汰。”村上信五迅速和横山裕交换了一个眼神,伸手和向他凑近的丸山隆平击了掌。“遗留信息: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们都早点被淘汰上线陪我打游戏。”

 

这个遗留信息是总教头搞出来的恶趣味,除了透露其他部队地址之类的关键信息外一切都可分享。J编制的各位娱乐精神都出奇的高,总能听到几个段子模仿或者一发技之类的遗言,虽然人民群众更关心的总是会不会有人来个生死表白。

 

横山裕刚想开口询问锦户亮的巡逻情况,耳机里却又传来了声音:“V部队冈田准一淘汰。”一片惊讶声中,大仓忠义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开什么玩笑,冈田前辈好歹是人送外号人形最强兵器的全编制近战第一,没有像二宫和也这样的狙击手埋伏根本不可能被拿下,怎么就这样被淘汰了。要是这片丛林里有总教头放下的终极大金刚之类的,就算有奥特曼也糟糕了。

 

“遗留信息:开我黑枪的等我去把录像调出来,我们部队操场见。通知完毕”

 

安田章大正拿着从锦户亮上交的巡逻配枪检查,看了眼弹夹后小声说:“亮ちゃん你该不会…”

 

“我刚想汇报呢广播就来了,”锦户亮打了个寒颤,显然被信息吓得不轻:“我巡逻的时候看到冈田前辈和上田龙也对峙,说是要看看近战谁更强。毕竟我们和龙也一起长大的,我就在他快输的时候一时冲动开了枪帮忙,谁知道冈田前辈会那么记仇啊。”

 

“这下亮大概要被冈田前辈擒拿成麻花了。”丸山隆平小声嘀咕,被锦户亮狠狠瞪了一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意料之中的大仓忠义捧场笑声响起,“按亮的肤色会变成烤过的那种棕色麻花哈哈哈哈哈。”

“好了,“横山裕出声叫停那两人没营养的脑洞,”少一个对手总归是件好事。亮你下次不要感情用事,要开黑枪就把上田君一起开掉。”

 

锦户亮不由分说出声怼哥:“那你上次开龟梨君黑枪不也没把相叶君干掉。”

 

“我说你真是,”横山裕正要开口辩解,就被村上信五打断:“哎呀你们看饭做好了!”

 

W8部队瞬间纪律规整排好长队各自领饭,炊烟袅袅中又是一片岁月静好,空气中充满了欢快的笑声。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51 )

© Jo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