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anne

J家8团csxw本命
lofter里都是我爱过的证明

【全J】杰尼突击 02

写全J真的令人非常开心

但我最想写的其实是野外play

深夜坚持更新的目的总是很简单

我这辈子还是想要完结一篇长篇的

=======================

02.  谁规定便当了就不能出场

 

诺大的监控室里,整整一面墙都是屏幕。几个工作人员正有条不紊地切换着密布在丛林里的镜头,严谨提防军演中出现危险行为。对于危险行为的定义,总教头曾经在培训的时候敲着黑板强调:“整个大队里都是男人,打架正常,但千万别让他们伤到脸!当年木村的脸被中居那小子抓花了,隔壁几个大队都堵在门口要我负责。再来一次的话,You敢负责吗?”

                            

隔壁横山裕表示自己当然不敢负责。

 

被淘汰的二宫和也并没有如留言中说的那样沉迷游戏。相反,他正抱着手臂坐在后排,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眼神追随着时不时闪现A队剩余队员的几个窗口。

 

冈田准一此时正好做完报告进门,见状正想开口赞扬A队不愧是组织核心价值观友好团结大和谐的典范,二宫和也就冲着前面的工作人员叮嘱了句:“刚刚五号镜头那个J的侧脸麻烦截图发我,金爆大队那小子肯定出高价收。”

 

好,人设不崩。

 

冈田准一拖了把椅子在二宫和也身边坐下,对照着平板上的数据看监控。虽然不过是军演的第三天,J大队的人已经差不多被淘汰了一半。年纪较大的几个前辈懒得认真,小崽子们放起黑枪倒是一个比一个狠。思及至此,冈田准一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彩弹冲击造成的疼痛还是让他有些不适。

 

“前辈你头顶上还有彩带哦,”二宫和也头也不回地提醒道,“那几个关西人的审美实在够闪。据说每个人枪里的彩带还是自己定制的,后勤部的几个小姑娘收集得可开心了。

 

冈田准一默默从头顶摸下了一截亮黄色的镭射光带,上面锦户亮的签名分外显眼:“他什么时候和上田龙也关系那么好了?我以为当年东边和西边都水火不容的。”

 

二宫和也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头笑得灿烂:”正所谓锦上添花啊前辈!到时候Takki出完任务回来,这场军演大概会更好看。”

 

“Takki现在在和翼君出任务?”冈田皱了皱眉头。J大队前后辈关系复杂,自己虽然和好几个后辈年龄相当,但因为被分配进编制得早,对他们都不太了解。仔细想想,除了同级大野智所在的A队,还有某次被安排和V队一起训练的HSJ队,他可能连剩下几个队全部成员的名字都叫不出来。

 

“他们解散了。”二宫和也看着远方,心中感慨万分。短短一句话说起来风淡云轻,仿佛当时的几方争端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可惜现实中大家并不会手拉手和好谢幕。

 

冈田准一没有再接话。他是J大队内被称为老三队的一员,二十多年下来见证了不少欢聚离合。照理说他是该因习惯而冷漠的,但料谁也不会愿意几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经历这种复杂的境地。

 

别家大队里所有人都得服从组织管制和分配,解散退队什么的怎么也轮不上自我意志,但J大队毕竟是编制里一朵奇葩。总教头喜欢在预备军还小的时候独裁随机分配组队,号称观察各种排列组合的化学反应。等小孩长大了入编制了,真要退队什么的他倒也不会拦着。不论是最早J大队单打独斗的几个前辈,还是彻底为J大队在编制里打出名声的S队,甚至是一度在国外都分外有名的KT队,退队的例子都屡屡皆是。编制里总是在讨论为什么强硬的总教头往往在退队问题上格外宽容,但被灌醉的总教头只是轻飘飘地在忘年会里撂下一句耐人寻味的“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吧。”

 

这厢,二宫和也截图得有些无聊了,一边感慨自家弟弟真是没有死角,一边靠后缩进椅子里开口:“亮君那小子真是厉害,一枪把我们大队里近战最强的干掉了。前辈你觉得除了你还有谁能干掉上田君?”

 

冈田准一沉思了一番,开口道:“我自己都很久没和上田君切磋过了,不知道他的能力有没有进步。接下来可能得看看达也君能不能把他拿下吧。”

 

“大概可以,毕竟KT队整天让上田君单兵作战,而T队都是分小队团体行动的。一打三,加上这种野外军演简直是T队前辈们的主场,想不出擅长复杂地形的上田君除了近身搏击有什么优势了。”

 

“双K队的两个怎么样了,”虽然没在平板上看到他们的淘汰信息,但冈田准一还是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关心之情,”怎么会让战略部的进场军演?”

 

“前辈你可不要被他们骗了,”二宫和也仗着自己曾和冈田准一共赴某著名颁奖典礼,说话有些没大没小的,倒是让两人之间距离缩短了不少,“别忘了他们也是西边出身的,那里可专出些刁钻角色。来了大队后被S队带过加上城岛leader的关照,狠起来谁会相信他们现在是战略部的。”二宫和也指了指右上角的一个监控屏幕:“他们打着与世无争的旗号找了个藏匿点,不知道怎么有资源搭了个无线电设备入侵其他队的频道,动不动在各队频道里吐槽两句也算军演娱乐活动了。”

 

“leader他们应该也不错吧?“

 

“喏,自信满满的,真在刨地打算种菜呢。”二宫和也有些无奈,“村上信五这人精,预测行动也算一绝。”

 

冈田准一目光扫过平板上列着的二宫和也淘汰信息,总算想起关照一下自己西边的后辈们,顺着话往下说:”W8也是玩得开心,作战风格加上痞气倒是和T队越来越像了。”

 

二宫按了按太阳穴:“神经病一样的一群人。T队一共也就五人还知道分小队行动减小目标,7个人的队伍反而整天黏在一起,也就他们能调和内部行动矛盾。团队行动能力最强,加上从小被扔丛林里长大的,这次大概不出意外就是他们或者T队获胜了。”

 

“西边不是还有一个7人队进了编制吗,比不过吗?”

 

“太嫩了。”二宫和也伸手在冈田准一的平板上操作了几下调出了数据,“N队的手越佑也知道吧?扮女装选美赢了隔壁大队女兵的那个。他假扮柔弱女子身陷丛林囹圄,JW英雄救美之后被深夜团灭,真是单纯善良得可歌可泣。”

 

N队在可带装备有限的情况下还选择带女装,战略前瞻性也可以说是可歌可泣了...冈田准一默默合上了因惊讶而张得过大的嘴,调整了一下面部肌肉后问:“还有什么劲爆的,你一次性说了吧。”

 

“哦好。“二宫和也板着手指蓄势待发,“龟梨君和Aiba遇上的时候没来得及对决就被Yoko开黑枪了。风间、Toma、山P和长纯因为都是个人作战,现在好像组队了,后援部称之为时代的眼泪。NB团知道吗,那几个整天跨队约饭的,现在好像这三天偶尔会私下见面互通有无。前几天山口君从村上君那里拿五花肉和什么珍贵河鱼换了把钉耙,也算物质交流新境界了。再说个你知道的好了,HSJ队的知念君好像和SZ队的中岛君在合作什么项目,不过这几个后辈太乖了,再怎么折腾大概离劲爆差得还是有点远。”

 

“聊什么呢那么开心。”听到身后传来的一声轻笑,二宫和也才意识到东山前辈正站在身后。这个永远处在巅峰状态的传说级前辈不愧是教科书般的刺杀典范,永远优雅得悄无声息。

 

“分析军演战况。”冈田准一同二宫和也传递了个眼神,双双起身打了声招呼。

 

“我刚把TT队的两个分别从西班牙和帝国剧院带回来了,”东山纪之微笑道,“虽然TT队解散了,但这两位毕竟算是上接黄金一代下承小三队,应该会很有学习价值吧。”

 

三人同时看向了监控屏幕,十几面荧光倒影在眼里,看似璀璨的星辰,实则为八卦的光。总教头的至理名言仿佛又在监控室里响起:“It‘sall entertainment.”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38 )

© Jo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