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anne

J家8团csxw本命
lofter里都是我爱过的证明

【一彦为定】关心则乱 (上)

 

为什么你总是让我心烦?大概是关心则乱。

 

01

林彦俊很烦陆定昊,整个公司都知道。

 

尤长靖说他们八字不合,贝汯璘说他们整天吵架。林超泽就更戏剧化了,只要他们一开始对话,林老师幸运的视角就为他们而聚焦,时刻准备着冲来拉架。

 

陆定昊很委屈。抛开所有综艺效果说实话,他自己对这个台湾人是一点偏见都没有的,甚至刚来公司时几乎跪舔林彦俊那张惊天动地的帅脸和无所谓的潇洒态度。然而,再多的小崇拜都抵不住那人整天对他不耐烦得要死,简直让他睚眦必报的小心眼蠢蠢欲动。既然我什么都没做你就讨厌我,那我干脆多气气你,反正怎么样你态度都那么差,不报复回来我多亏啊。

 

时间久了,整个公司都知道他们不对盘。李若天一开始以为是陆定昊小孩子脾气,好几次都想私下劝劝这个上海小囡。结果时间久了,倒是发现陆定昊对谁都是乖巧懂事小甜饼,唯独对林彦俊翻起白眼来像是日抛美瞳不要钱似的 。他和高茂桐一合计,知道问题大概出在了林彦俊身上,当和事佬的心顿时少了一大半。林彦俊是谁?因为点外卖这种小事都能跑上个几百圈,为了彰显自己的态度连公司都该怼,谁敢怼他?就算他们跑去找了尤长靖和林超泽,想抱团来化解内部矛盾,结果还是显而易见。对方是香蕉娱乐高中制霸,至于他们四个,抱团也怂。想想他们还没有正式成团出道,再想想他们的矛盾也最多是小学生程度的打闹,这个问题也就被搁置在了一旁。

 

02

去参加某选秀节目前,陆定昊又丢了东西。

 

他在宿舍里四处跑来跑去翻箱倒柜,还特地骑小黄车去练习室找了一圈,最后摊在贝汯璘床上,皱巴巴的小脸可怜兮兮:“怎么办啊贝贝,我新买的眉笔找不到了…没有眉毛肯定没有人喜欢我,我的偶像生涯就终结在了这一刻…天哪我要难过死啦!!!”

 

单纯善良最宠团员的贝汯璘眼看自己的好兄弟就要因为眉笔而自我了断,转手就把自己平板电脑递给陆定昊:“好了好了看综艺开心一点。你宿舍都是我们帮你理的,说不定我比你还熟。上次我好像是帮你收了什么新买的东西,你先等我帮你找找,实在不行明天我们早起去超市里看看。”在陆定昊接连的贝贝万岁谢谢爱你比心中,贝汯璘觉得自己离去的背影都伟岸了许多。

 

然而,那个伟岸的背影在见到门外的林彦俊时一秒怂了下去。

 

03

林彦俊此生最不理解三件事:为什么公司不让点外卖,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他的冷笑话,最后一个就很有针对性,为什么陆定昊那么巨婴。

 

纵观整个公司,姜京佐16岁独闯少林寺,尤长靖马来西亚独自来华,他自己也是服过兵役的人。就算不和他们几个非典型性案例比,陆定昊在所有练习生中也显得太过低能了。既然年纪最小的高茂桐都比陆定昊会生活,那么问题来了,陆定昊,你有什么理由要别人来照顾你?

 

如果我们辩证地来看这个问题,我们的确有很多理由可以反驳林彦俊。陆定昊生在上海长在上海工作在上海,很多事情不用亲力亲为,也少了人在他乡的体验。加上陆定昊那张绝世小v脸世界第一惹人怜爱,很多时候不是他自己不想学,而是尤长靖哥哥和邱治谐哥哥享受照顾95年小可爱的快感,甚至连00年高茂桐都会批发芝麻糊来传播爱与勇气。既然我们现在有了论点,那么问题又来了,谁敢跟冷彦俊辩论,让他意识到那些让他生气的事其实都不是陆定昊的错?

 

没有,跳下一个问题。

 

林彦俊为人的一大特点就是,他在困惑的时候不会笑,而他不笑的时候看上去就很凶。于是在这一刻,林彦俊心里正在为陆定昊的巨婴问题困惑,脸上却凶巴巴地问贝汯璘:“你是不是整天都在被自己无私的奉献感动?”

 

“不、不敢动。”贝汯璘瑟瑟发抖。

 

“那你为什么要帮陆定昊理他的房间?”林彦俊更困惑了,但他的台湾腔听起来却更凶了。

 

贝汯璘正要开口,就看见一道身影飞速冲到了自己面前。陆定昊双手叉腰,面朝凶巴巴的台湾男孩,学着菜市场里阿姨的口气给自己壮胆:“你不要欺负贝贝!有什么冲我来!”

 

“那好,我陪你去理房间。”

 

“哼,我就知道你看我不顺…啊?哦,好…”

 

04

“陆定昊房间里时发生了世界第九大奇迹吗你们都在门口围观。“看着好几个把耳朵贴在房门上的队员,林超泽二话不说就是吐槽, 却在听说陆定昊正和林彦俊同处一室且貌似相安无事后也把耳朵贴了上去。什么世界第九大奇迹,这是在见证香蕉第一大奇迹啊。

 

要不怎么说队员之间就是有默契,三十分钟前的林彦俊看着陆定昊的房间,以为自己来到的就是什么世界八大奇迹之现代文化遗址,俗称废墟。

 

“所以为什么你的衣服可以堆成这样?”林帅哥的眉间写着嫌弃。

 

陆定昊站在满地狼藉之间有点心虚,但他的小骄傲不允许自己在头号敌人面前示弱。他抱着手臂,继续学着菜场阿姨振振有词:“我这是在练习如何在凌乱的空间里寻找秩序,是一种思维训练模式。”

 

林彦俊一声冷笑,不小心露出的酒窝里都带着嘲讽:“说人话。”

 

陆定昊一秒乖巧:“房间是上次贝贝帮我理的我不太熟,找不到要打包的东西只能这样了。”

 

“那你为什么夏天的衣服也会混在这里面,大冷天的穿短裤很时髦是不是?”林彦俊随手捡起一条珊瑚色的裤子开始叠。

 

他记得去年夏天练习生相约出去玩时陆定昊就穿着它,上身搭了一件白体恤,清清爽爽的大学男生形象。当时突然下起大雨,猝不及防的他们浑身湿哒哒地躲进商场,却又被室内空调激得倒吸一口凉气。陆定昊哆哆嗦嗦地穿着这条被雨淋成红色的短裤,嘴上却在念叨着这家商场里有名的冰沙。林彦俊记得自己当时也是突然莫名烦躁,从背包里拿出外套扔到那个小神经头上,实名diss了一句:“头发都淋塌了丑死了。”之后怎么样了?陆定昊拉开遮挡视线的衣服对着他就是一个猛虎扑山,他装作不耐烦的样子阻挡对方看似张牙舞爪实则小猫挠痒的攻击,嘴角小小的酒窝却出卖了他的开心。

 

虽然不会承认很暖和,陆定昊还是穿上了林彦俊扔给他的外套;虽然不会承认很好吃,林彦俊还是吃完了陆定昊推荐的冰沙。

 

现在的陆定昊虽然内心想着这个处女座真的很烦,身体还是乖乖蹲在地上捡夏天的衣服:“我怕贝贝帮我把我要找的东西收到夏装的收纳盒里,就干脆把收纳盒都倒空翻了一遍…”

 

“老天爷啊,”林彦俊捂着额头,“你帮别人冬天收房间,难道会去动他们藏在床下的收纳盒吗?你冬装有多到衣柜放不下吗富贵的陆小姐?”

 

膝盖被箭射穿的陆定昊无力回击,默默把手中乱糟糟的一叠短袖短裤递给林彦俊。

 

林彦俊接过后默默叠了半响才意识到不对,抬头看见陆巨婴正抱着膝盖坐在衣服堆里双目无神,突然就是一顿火起:“我帮你理衣服是应该的吗你动都不动在那里发呆,我帮你忙就是看两个人效率才快啊。”

 

走神了半天的房间主人有些莫名其妙:“那我要不叫贝贝来和你一起理?”

 

林彦俊没忍住自己的暴脾气,把刚叠好的几件衣服转手就砸到了巨婴头上。

 

陆定昊:什么鬼?为什么砸我?真的莫名其妙!我好可怜啊!!!

=====tbc======

原来只想写个两千字小甜饼的,挡不住话痨。

接下来请期待陆定昊变形计。

评论 ( 6 )
热度 ( 99 )

© Jo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