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anne

J家8团csxw本命
lofter里都是我爱过的证明

源少,你家缺人吗【03】【王炸AU,小马哥管家视角】

上章点我

03. 学校是检验牛逼程度的唯一标准(上)

昨天更完帖子,竟然有人问不写两个人吃饭怎么能算一天结束了……你们都是处女座吗?之后会补上的你们放心吧。

虽然现在小凯已经中考完了,但当年他刚来的时候还是标准初一生一枚,刚被军训虐完整个人黑得不能看。

安排学校实在是件麻烦事。其实我们源源本来上的小学也不算什么贵族学校,只不过是以素质教育闻名的,比较难进的学校而已。至于礼仪电子琴之类的课程,都是有请老师特别来家里教的。

顺便说一句,源源唱歌非常好听,一首小背篓高音上去简直能让人心都酥了。后来来了也爱唱歌的小凯,两个小脑袋一天到晚凑在一起听周杰伦的歌还跟着哼哼,两个声音混合在一起也出乎意料地适合。其实还有很多这样的小细节,每每回想都让我感慨缘分的奇妙。

源源那个时候也才五年级,小凯既然初一了肯定是不能跟他在一所学校的。干脆把他送进了一所同样有名的初中,离源源小学也不算远,接送起来比较方便。

把小凯学校告诉源源后,小朋友一下就泄了气,嘴角都微微往下撇了撇,开始算还要多久才能跟小凯一个学校,答案两年。那能跟小凯在一个学校多久,答案一年。隐约感觉源源被残酷的现实折磨得,眼里都要开始闪泪花了。

解释一下,源源虽然比小凯只小了一岁,但因为老爷觉得男生发育晚读书早不好,狠心让他留了一个学前班。这下可好,一下就被小凯甩开了两届。

小凯走进客厅看见我们两个人气氛那么凝重,源源还低着头满脸委屈,肯定以为我又责备源源了,不自觉地眼睛里就开始积攒杀气。我连忙摆手表示他自己哭的跟我没关系,小凯才跑过去揉着源源的头问怎么了。

源源乖乖地把自己掰着手指计算出来的数据告诉了小凯。

小凯一下子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两颗白白的小虎牙露在外面。

“你怎么为了这点小事都能哭,也真是服了你了。”

“我才没有哭!我只是觉得上学以后每天有那么久见不到你很难过!”

“哦这样啊,怪我咯?”

“小凯你要是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好笑,我会被人欺负吗?倒是你,不要被别人欺负了就只会哭鼻子。”

“怎么可能!我可是我们学校最厉害的!”

这倒不假。源源在小学里成绩一直都很好,外貌和高情商也都为他加了不少分,属于那种老师和同学都特别喜欢的小朋友。加上跟天家兄弟混得熟,四个人抱团就连高年级的也不敢动他们逞威风,更何况源源人缘好得连不良少女都给他写过情书。

“哦是吗,那我就在初中等着见识一下了。”

然后两人就莫名其妙定下了约定,说是要等两年看看到底谁在初中更加厉害。对于这种中二感爆棚的行为我一直没什么兴趣,以为二人说着玩玩,没想到到了初中还真是风生水气。

首先说明,我对他们学校生活了解不是第一见证人,基本上都是他们自己跟我讲以及开家长会的时候听老师家长八卦说的。虽然后来也有刻意留心找了几个同学帮忙,但反正都是零零散散拼凑起来的,可能稍带了点意淫的成分,你们也别太当真。

既然约定了初中,那我就先说小凯吧。小凯因为喜欢音乐,家教课里要求学了吉他。不知道是有基础还是天赋,吉他技术真的是突飞猛进,上了几节课就能弹出不少曲子了。进了初中第一件事就是加兴趣班,他报了音乐和篮球,两项普遍意义上最能在初中女生心目中给男生加分的活动。

不过初中的兴趣班到底不比高中社团,都是老师一手包揽大小事务的。好像是因为舞蹈老师生孩子,学校竟然干脆把音乐跟舞蹈两个同时段的合并在了一起,意思是你们玩乐器的给跳舞的伴奏也挺好。这件事情一度惹得小凯十分低气压,不过幸好也正是因为这样,他认识了个跳级到初一的学神,从此同在一个班的二人你教我弹吉他我教你跳舞,发展出了深刻的战友情谊。

还是介绍下这个学神吧,名字特别帅气,虽然不是复姓也不是日本人却是四个字的。有次小凯拿着他们合写的歌词让我提意见,纸上的字笔画苍劲有力,一看就知道练过书法且功底不薄,从此对这个男生就留下了深刻印象。据说他和源源一样大,跳级上着初一,还一点无压力地考过年级第一。跳舞视频我也问小凯要来看了看,怎么形容好呢,反正我是跪着看完的。就是这样一个神级的人物,小凯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千总,也算恰如其分。

总之千总就跟小凯混熟了。千总比同班的同学都小了两岁,虽然心理年龄可能远远超过了他们,但年纪大的总是不愿跟小的玩的。小凯这孩子的个性也冷淡,自从领养来就没见他跟什么女生特别亲近过,跟陌生的男生也总是一张高冷脸,白浪费了那一双桃花眼。可没想到这两人就莫名对上了眼,一路沿着狂霸酷炫拽炸天的道路走到了初三。

从初一到初三这两年,对于小凯来说绝对是质的飞跃。原本被军训虐得像黑炭似的皮肤白了,板寸慢慢留长剪了刘海,个子也一下子拔高不少。越来越立体的五官和减下了婴儿肥的脸颊,还有那种难以言明的霸气气场,站在那里真的是帅到没朋友的那种,看着就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

最搞笑的是源源小学六年级毕业考那段时间复习得实在累了,最喜欢的娱乐活动就跑过去找到小凯,捧着他的脸问:“小凯啊小凯,你怎么那么帅,可惜比我还差了那么一点。”然后两个人就滚作一团打来打去,源源也权当休息了。也就是从那段时间起,源源开始累得把婴儿肥都瘦掉了,现在大腿都比我胳膊细,真是让人着急。

千总后来跟小凯混熟了,小凯就来问我能不能把千总带到家里玩。我早想见识一下这位学神,就拍着小凯肩膀让他放开了玩,这样才第一次正式见到千总。长得也是帅,对陌生人也是羞涩,我刚开始竟然还真的以为他跟小凯是一类型的。结果他遇到了源源,两个零零后擦出了猴的火花。以后有空再细说吧。

继续说学校的风云传奇。你们就想像一下好了,两个帅哥,都会吉他和舞蹈,校篮球队队员,成绩好,对人彬彬有礼,怎么想都能在初中阶段一群中二少男中脱颖而出了好吗?于是凯爷易公子的名号就叫开了,两人还在家里聚会的时候比过一周收到的情书量,厚厚两沓比完也没拆开直接全塞进储物箱了。源源看了直说自己兄弟们有魅力,然后有次大扫除把那些粉色信封全塞进了垃圾袋里。现在我真是深思恐极。

嗯,千总名字里有个“易”字,我总觉得有些人已经可以猜出是谁了。

至于源源嘛,为了当年那个约定,有骨气地决定用实力考上那所初中。剩下的小学两年一直在埋头读书,跟他同班的宏宏也被感染,两个人整天窝在自习室里研究习题。最后自然双双考入了那所名校初中,追随上了小凯的脚步,老爷听说都难得表扬了源源一次。

于是凯爷源少宏哥易公子,四人正式称霸初中。至于到底是初三的老大厉害,还是初一的新秀夺目,我说一句请听下回分解你们会打我吗?

03. 学校是检验牛逼程度的唯一标准(下)

有段时间没更了。最近小凯不是刚中考完嘛,老爷想让他补习段时间直接到美国上高中,源源这小祖宗闹翻天了就是不答应。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我现在夹在中间也是很心累。

继续回顾美好的一年安慰下自己。当时的我作为同时出席小凯和源源家长会的人,每次去脸上一般只有两种表情:骄傲或是脸红。

源源和小凯两位同学,一个善文一个熟理,可惜都偏科得非常厉害。往往我被源源的数学老师点名要求督促孩子多做题之后,坐在小凯的教室里就被同一个数学老师点名表扬思维开阔逻辑缜密。尴尬的不是我,是老师。

其实回忆一下在学生时代怎么样的学生才能算得上厉害,反正我觉得学习好不算特别大的标准,所以我这里就不多说学习方面的问题了,反正后来两个小朋友一放学回家就相互帮忙补习。往往是小凯做会儿题就撑着头看源源对几何皱眉头,然后大手一挥揉乱源源的头发,趁对方挣扎的时候把卷子抢过来看看,一会儿就能教源源解题了。那场面真心挺温馨的。小凯也是非常厉害的老师,把我们源源从年级999直接教到前20%了。真是初中补课哪家强……

我要说的是小凯在学校里是怎么照顾源源的。我觉得这里的照顾必须要加粗才能体现我的心情。

对了,我刚看到有评论说源少这个称呼一点都不符合源源小天使软萌的形象,我只能吐槽说现实生活中的人形象怎么会那么平面,你们接着往下看吧…

总之源源吧,虽然我跟他认识那么多年了,但我还是要说他真的是一个比较矛盾的存在啊。之前我写了那么多源源小天使萌萌的样子,可是进了初中的源源他,真心就是源少啊这个称号一点也没有错。

最早源源的称呼好像是王子吧。第一年因为在开学典礼上代表新生穿着西装弹了钢琴,乖巧的样子打动了一众少女心的学姐,就被捧为了白马王子。这个称呼还被小凯狠狠地嘲笑了一番,说是娘得不忍直视一点都看不出哪里厉害了。结果源源一怒之下抄起家里那把落灰的Roland电子琴(挂在身上的那种)在某次午间表演的时候叫上宏宏来了场摇滚。据千总描述,当时激烈的节拍下所有人都有些躁动不安,唯有握着话筒的源源带着清冽的意味,连嗓音都是如薄荷般清凉的。请假去自招的小凯听后总结,零零后的语文都比较好。

总之从此源源从王子变成源少,和同样一曲成名的宏哥一起成了初一二霸,和初三二霸一样长得帅学习好,对人又好又温柔。但是树大招风这个原则不管在多好的高中都会存在。当许多高年级学长发现学校里的女生不是情系凯爷易公子,就是暗恋源少宏哥之后,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去找较弱的后者的麻烦来出出风头。结局嘛,也不知道现在学生都是怎么想的,凯爷源少这对真人CP(还是PC?)倒是在他们初中里大出风头了。

如果见过源源和宏宏的人肯定知道,我们源源比起人家宏宏体重真是差了不止一个数量级。明明宏宏比我们还要小,但是小伙子都能看到薄薄的一层肌肉。而之前也说过我们源源在小学毕业那段时间消瘦了不少,所以小少爷站在那真的是一位纤细的少年形象。结果好了,成了四人组里看起来最好欺负的那个,自然就被盯上了。为什么说是看起来,因为人家随身带小凯当保镖你们有吗?

说保镖有点夸张,毕竟两人本来在学校里接触的机会就不多,最多也只是一起上下学而已,并没有到贴身的地步。但是校园暴力案件也只能在放学发生,所以那几位男生就主动送人头上门了。

就跟通俗的日剧情节一样,源源收到“老师口信”让他放学去仓库帮忙,于是单纯的小朋友一放学就背着书包去了仓库,还因为自己不用在教室傻等补课的小凯而高兴。结果刚进门就被一群高年级的黑暗身影围了起来,被迫听了近一个小时的各种狠话。

“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现在校园欺凌一定要先放狠话再打,真是反派死于话多。”事后被小凯拎回家教育的源源坐在餐厅的椅子上嘟着嘴抱怨。

“要不是他们放狠话,你现在早鼻青脸肿了,还怎么刷脸卡。”小凯抱着手臂靠在桌子上,一副不想搭理零零后的表情,明明担心的要死还硬要装作嫌弃地教训。哦,我的眼睛有点痛。

另一边,因为老师生病请假所以不用补课的小凯背上书包冲进源源教室,想给本应坐在位子上打发时间的源源一个惊喜时,发现教室里只有值日生在打扫卫生。那学妹看见向来喜怒不于形色的凯爷突然满脸笑容地趁没有人时进教室,还以为是来给自己递情书的,硬是一口气没顺上来。

在跟“莫名其妙脸红得像柿子一样的女同学”沟通了解情况后,小凯掏出手机发现源源也没有照惯例给自己发短信通报情况,顿时有种“被兄弟背叛了的感觉”。(打引号的都是原话!!)于是他打电话给了宏宏,发现宏宏也不知道后才真的怒了,开始全校园地毯式搜索源源的身影。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那么生气?我又不是小孩子会走丢。”源源在小凯的陈述过程中举手提问。

小凯默默转移视线回答:“我以为你交了女朋友没跟我说。”哦我的眼睛更痛了。为了防止两人就这个话题纠缠下去,我示意小凯继续下去。

小凯从操场找到老师办公室,差点以为源源真的和女朋友出校门约会了,决定转身去操场打球等源源回来兴师问罪。前往操场的路上正好看见仓库半开的小门,打算进去看看源源会不会躲在这个隐蔽的地方做苟且之事……

“这个成语不是那么用的好不好!你……”语文课代表忍无可忍举手抗议,最后还是屈服于小凯威逼的眼神之下默默闭上了嘴。

结果小凯一进门就看到源源坐在地上,四周围着三个男生似乎在刁难他。一瞬间感受到危机的小凯直接冲上去挡在源源面前,把之前压抑的全部怒火都发泄在了离源源最近的那个男生身上。

我听到这里不灭有些头痛,大概学校处分是免不了的了。“然后呢?”

“然后小凯把那个一顿暴揍,另两个也怕了,根本不敢动作就差跪下来求饶了。凯皇霸气,千秋万代!”源源窝在椅子里吃着零食,学着学校里女生的语气懒懒地喊着。

“再然后源源把那几个男生按到教导处自首,说是他打的,但他自己纯粹是正当防卫。老师一看他那张诚恳的好学生脸就信了,把那三个男生教训了一通。”小凯眼睛往源源那里一斜,“演技派。”

原以为源源会像小时候一样奋起反抗,没想到源源只是笑眯眯地站在椅子上摸了摸小凯的头:“谢谢小凯过来帮我!以后我放学要去哪里一定会给你发短信告知的!这样就算有意外你就可以继续来英雄救美啦!”

小凯冷着脸抓住源源捣乱的手,不爽地伸手把捣蛋鬼的头发摸得像鸟窝一样乱七八糟,又把他吃了一半的零食收进了抽屉里,才提起二人的书包向房间走去。

源源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后转身给了我个拥抱:“小马哥不要担心啦,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其实我在小学打过好多次架了都没跟你说过,我可是一直赢的那个哦!而且你看,我还有小凯保护我呢!我去写作业啦!”说完,露出了小恶魔尾巴的小天使叼了根新拆的棒棒糖蹦蹦跳跳地回房间了,当然是小凯的房间。而心情复杂的我决定报复这两个让人操心的小混蛋,晚饭只给他们做土豆丝煎饼。

说到这里突然想起来,不知道之前的记录有没有体现,曾几何时小凯并不是现在的保护者角色,而是一直欺负源源的罪魁祸首。不仅手上抢源源东西嘴上也喜欢数落源源,源源抢不过也说不过只好顺着小凯来。还好小凯每次欺负完了就揉揉源源头发哄一哄,不然我们源源一天到晚一张委屈的小脸还真是看得人心疼。

对,我们曾经把天宇兄弟捉弄得怒不敢言的源少也是会委屈的。被欺负了不仅不报复,下次直接被一眼就看怂了,这种样子要是被天宇兄弟看到估计他们可以哭晕在厕所。

转变发生在某次圣诞节的时候,他们两个说要帮我做晚餐。都怪我理解错了帮忙在他们世界里的意思,发现没有番茄的时候直接出去买,放任两个熊孩子在厨房里玩闹。回来的时候发现可好,白醋不知道怎么跑进源源眼睛里了。

看到当时那个场景简直心疼死了。自从我来家里严密保护后,源源就没因为外界因素受过一点伤。有次学校组织打预防针,接他的时候就看到他拿着个棉球摁着针眼,眼睛红红的像个小兔子。问他是不是害怕所以哭了,小男子汉还摇摇头说没哭,就是太疼了。旁边宇文把自己的棉球扔到一边,跑过来告密说源源打完针一个人悄悄躲起来哭了,问原因还是只有那一个字,疼。

源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疼。但坚强的他从小就是再疼也会在别人面前笑笑说没事,这次醋进眼睛了也不例外。

一阵子着急地边问情况边用水冲之后,源源笑笑说没事了就是眼睛睁了那么久好累,要回房间睡一会儿。我当然就让他去了,还好没伤得多厉害,走路还是一条直线。收拾收拾准备继续做饭的时候才回头看到站在一边的小凯,两个拳头握得紧紧的,低着头一脸阴郁。

知道他在自责,我就去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这初三的小子个子已经快与我齐平了。毕竟源源疯起来根本管不住,这点我也是深有体会,这次小凯没被牵扯进去也算万幸了。

跟小凯说让他别多想过来帮我做饭,结果他削土豆皮的时候终于肯开口坦白了事情的真相。敢情这两个无聊的熊孩子连玩石头剪刀布都要带上划拳喝酒的派头,说连输三局就要喝醋。结果源源输了耍赖不肯喝,小凯追着要灌,然后意外就发生了。

小凯,怎么说你呢。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现在知道心疼了吧。

这熊孩子低着头说了句还蛮让我感触的话:“小马哥,我记得刚来的时候我跟你说我以后会保护好源源的,没想到最后弄疼他的是我。”

唉,小凯,我知道你很愧疚,但你把土豆皮都削到垃圾桶外面了,我虽然不好意思说你但我真的好在意。

其实当时真的很惊讶,毕竟我一直把小凯口中的“保护”当做小朋友的一时戏言,没想到他自己记得那么清楚,看来的确是真心的。

边做饭边担心两个小朋友的关系会不会因此而紧张,平安夜的晚上出这种事也实在不怎么值得庆祝。要是连送礼物的环节都没了那也实在太惨了,我帮源源买了顶好可爱的奶牛帽子呢。

刚让小凯把菜摆上桌,源源就揉着眼睛出来吃饭了。一看这小孩衣服没换头发没乱就知道他根本没睡,可能一个人在房间里平复下心情什么的。啊好害怕他们吵架啊我好难做人的。

还好最后事实证明源源的确是我们的小天使,心情一点都没差还帮小凯夹菜盛汤,嘴上不停地说着各种话活跃气氛。倒是小凯有点没反应过来,不停地在吃东西没说什么话。

不过从那以后,他的确对源源更多的是袒护而不是欺负,甚至这次都愿意为源源亮出拳头。但这次去美国的事情实在折腾得厉害,不知道小凯是会继续保护源源留在本地呢,还是为了未来抛弃那孩子气的誓言。选择权这东西,不管源源怎么闹,说到底还是在他手上啊。

===============TBC================

因为这章更新拖了太久所以再看前文已经搭不上后语,干脆把学校篇做了全部的修改。

之后大概再有一章小马哥视角就结束了,会有源源&小凯视角,大概还会有千总视角。

你们想看虐还是甜呢嘿嘿嘿嘿

拖了那么久实在抱歉...之后会努力稳定更新的QUQ


评论 ( 5 )
热度 ( 7 )

© Jo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