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anne

J家8团csxw本命
lofter里都是我爱过的证明

【翔润】不知所措(上)(樱井翔视角)

难以抑制自己的翔润魂最终还是决定写文。

简介:松本润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身边躺着樱井翔。

视角:樱井翔 【之后会有松本润视角】

======================================

“Arashi里最怕寂寞的人啊…果然不是二宫就是松本了吧。”

“松本润他啊,每次一起出去喝完酒都吵着还要续摊呢。”

“聚会完了就赖在我家沙发上,说什么都不肯回家,实在是让人很头痛啊。”

 

樱井主播盯着面前醉倒了的松本润,脑海中迅速飘过嘉宾对自家成员的各种醉酒评价。这家伙,酒品不好酒量却不差。醉倒这事明明怎么想都不符合松本润的设定,但面前这熟睡的国民偶像却是克己失控的最好证据。最后樱井翔叹了一口气,架起松本润往车库走去。

 

虽说Arashi出道16年,认识这家伙早已不止那么些日子。从最早能被自己轻易抱起的包子润长成现在都比自己高出几公分的成熟男人,松本润的成长路线早已脱离了樱井翔的控制。

 

可他什么时候又在我的控制中呢。樱井翔站在居酒屋门口寻找车库的位置,突然嗅到了近在咫尺的松本润身上的香薰味,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今晚不就是个例子。收录完ZERO后,等待例行会议的主播突然接到生田斗真的电话。这位新接了映画工作的俳优最近被勒令减少曝光率,在深居简出的生活中还是耐不住找了好友喝酒。结果被经纪人发现直接开车到店里押送斗真回家,留下不愿走的松本润在里面和老板继续聊天。

 

“虽然很失礼,但还是想麻烦翔君去看一下润的情况。现在醒着的又能照顾润的只有你和Nino了,可是要是把Nino从游戏里叫出来他会找机会杀了我的。居酒屋就在NTV旁边,真的拜托了!!”

 

因为知道松本和斗真都不是会轻易麻烦别人的类型,这难得的拜托才更显得情况紧急。会议开始后,樱井翔迅速总结完自己的感想,站起身向其他主播致歉方才告退。恭敬的态度和周全的礼节是樱井翔最为人称道的两点,是这位曾经的黄发叛逆少年摘下脐环后选择为自己打上的领带。

 

樱井翔看透了自己这些年来的改变,但他看不透松本润的成长。他曾经用对待弟弟的态度悉心照顾自己的头号粉丝,最后却将渴望长大的松本润推得更远;当他开始用对待大人的态度与成熟的松本润一起工作时,两人之间却产生了一股强烈的距离感。松本润在其他人面前似乎还是那个爱撒娇的润包子,在自己面前却永远是那个立派的大人,拘谨到就连在综艺里拍个肩膀演示撒娇都会尴尬不已。但今晚,似乎一切都回到了从前。

 

直到走进居酒屋的前一刻,樱井翔还在担忧松本润会不乐意见到自己,后悔自己为意料之中的尴尬打破工作计划。但当他找到孤零零地坐在角落里的松本润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幼稚。

 

休息日的松本润难得没有华丽地装扮自己。灰色T恤的领口被拉得有些低,大概是向来怕热的男人不经意的动作。所幸他没有习惯性地直接脱去上衣,不然真是不知道明天Twitter上都会秘密传播些什么图片。桌上的杯子里只剩下不到半杯的啤酒,杯壁的水珠一滴滴滚落到桌上,却丝毫不能引起正在发呆的男人的注意。

 

樱井翔看着自家团员涣散的眼神,就知道这人一定又喝了太多。团员聚餐时的松本润从不失控,因为他要和樱井翔一起照顾哭泣的leader和雅纪;朋友聚会时的松本润也最多只是到撒娇的级别,续摊请求被拒绝后还是会乖乖回家。只有一个人时的松本润才会喝醉,一杯接一杯地似乎想用酒精麻痹寂寞。樱井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记得这些有关松本润的小知识,但它们似乎一直被忠实地记录在主播的脑海中,在这难得被调用的时机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

 

樱井翔解开西装扣子—他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匆忙间都忘记换下西装—坐在了松本润的对面,将询问的眼神投向对面这张自己许久未见到的醉颜。他试图在眼神中表达出自己的善意和关心,以此打破他们之间令人恐惧的尴尬。可是突然,松本润笑了起来。

 

不是那种樱井翔熟悉的因尴尬而努力挤出的微笑,也不是那种放肆的大笑,而是年少时的松本润经常对自己露出的笑容。几撮刘海卷卷地粘在汗津津的额头上,嘴角甜甜地翘起,更重要的是,那双因为醉酒而湿漉漉的眼睛带着笑意认真地看着樱井翔,认真到似乎松本润心里只有面前的这个樱井翔。正当樱井翔打算躲避开对方的目光,松本润微微张开嘴,轻轻呢喃着那个在二人之间因为太久未出现,几乎已经被樱井翔遗忘的称呼:“sho-chan。” 

 

樱井翔感觉自己被击中了。那颗应庆毕业的精英大脑瞬间空白,让他分不出眼前的松本润究竟是曾经那个属于他的少年还是现在那个独立的男人。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永远是樱井翔藏在心里的松本润啊。

 

还没等樱井翔整理完繁杂的思绪,松本润就倒在了桌上。主播先生下意识地扶稳险些被碰倒的酒杯,随后僵硬了片刻慢慢让大脑缓冲“松本润向我笑了叫了我sho-chan然后醉倒了”这一连串如梦般的事实。最后他决定带松本润回家。

 

樱井翔站在车前,计算着该怎么把松本润塞进车里。现在昏睡的松本润正靠在他的肩上,细腰软得似乎没有力气,扭出一道好看的曲线。樱井翔还不想把松本润吵醒,因为他还没想好怎么向醒来的末子解释今晚发生的一切,也不敢期待松本润醒来后还会像之前一样可爱。他还没回味够刚刚的那个笑容,然而他太害怕醒了的松润又变成之前那个疏离的样子。

 

那就公主抱咯,又不是没抱过。

 

上次这么做似乎还是十几年前的事,而今晚的一切似乎都在昨日重现。樱井翔伸手搂住松本润的腰,毫不费力地将这个看似强壮的男人转移到了副驾驶座上。

 

不管怎么克己地锻炼,松润果然还是太瘦了。樱井翔想着为松本润系上了安全带。

 

还好脸还是像以前一样肉肉的。樱井翔忍不住伸手感受了那久违的触感。

 

等他终于玩够了坐上驾驶座时,他静坐了一会儿,最终伏在了方向盘上。

 

什么都变了。曾经能随意做出的亲密举动最终都被理智所压抑,曾经两人之间相互依赖的关系如今拉开了难以触碰的距离。而樱井翔现在只能在松本润昏睡时回顾过去,因为他怕仍停留在过去的自己被现在的松本润所鄙夷和抛弃。

 

想不到最终我会变得这么,不知所措。

===============TBC===============

然后我得去写论文了...接下来想写翔哥哥纠结送润润去谁家

评论 ( 9 )
热度 ( 51 )

© Jo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