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anne

J家8团csxw本命
lofter里都是我爱过的证明

【翔润】高台

因为很在意野村万斋那一期交岚里润润说的厨房台子,就写了这篇文

原本的肉被强行正剧,请期待后续...

后续在此请戳:

========================================

樱井翔在推开那扇门的瞬间,总是会往客厅的方向看一眼。

 

这不是什么从小养成的防盗习惯,反而更像是入室盗窃惯犯的心思,毕竟他进入的不是樱井家。

 

不意外地看到了微弱的荧光。樱井翔轻轻地将外套搭在鞋柜上,穿着袜子直接走向了光源。下雪的日子里,没有什么能比这间公寓里的木地板更温柔地拥抱空调的温暖了。虽然这屋子的主人总让人觉得他家铺满了大理石,但是樱井翔对这样的反差感到非常满意。他的大脑中仿佛总是有只小仓鼠默默收集着外人不知道的信息。在别人粗浅地评价松本润时,这只小仓鼠就会捂着嘴暗自窃喜,得意于只有自己真正了解这个漂亮的人。

 

像现在这种时候,松本润肯定会把自己夹在沙发与茶几之间,盖着周边毯子看电视。因为他太过于喜欢那张樱井翔送的地毯了,他肯定不会穿袜子和拖鞋,只会无意识地将白嫩的脚丫来回在茶色的绒毛上摩擦。樱井翔对于这样的场面总是有些迫不及待。

 

今晚的一切都太过熟悉了。周二凌晨的一点半,离汐留更近的松本家,等在客厅里的人。接下来会是一句“今天也辛苦了”,一阵厨房里的热气,还有对方把宵夜放在自己面前时略有倦意,却依然带着星光的眼睛。唯一无法确定的,大概就是碗里的内容了吧?明明是热衷于把日程安排到秒的人,樱井翔却偏偏享受每周生活中这一点微妙的脱离掌控。

 

追究起来,樱井翔与松本润的关系也维持着这样微妙的平衡。循规蹈矩下的些许失控,极度克己中的小小放纵。明明相互吸引,却偏生要将那无法控制的情愫归类成不小心的意外。二宫曾说过他们两个都是太过聪明的聪明人,所以才不会憧憬什么美好的未来,所以才会把现在都当做是早晚会被修正的bug。说完这句话的二宫伸出手,大义凌然地揉了把松本润的头发,趁对方因为喝醉而迷迷糊糊,又狠狠捏了曾经的包子脸一下,提高嗓子骂了句“八嘎”。坐在对面的樱井翔还没来得及思考二宫难得自相矛盾的深意,就被大野智掐住了脖子。在leader一番“翔君还在,大家还在真是太好了”的热血发言后,樱井翔忙着为大野和相叶找纸巾,回头瞄见松本润把头埋在二宫的肩膀上,只当是惯例的感怀,也就没有在意了。

 

可是今天的脱离掌控显然超过了樱井电脑所能接受的应急范围。没有归家的问候,没有熟悉的笑容,只有一个趴在茶几上睡着了的人。桌上散落着几张A4纸,一支紫笔落在松本润的脚边,还有一支红笔被松本润握在手里。想来是tour的规划,可反应能力快如樱井翔一时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下的正解。不叫起松本润,他就会因为自己没有赶上计划而懊悔至少三天,因为没帮樱井翔做宵夜而不停道歉一早上,还会因为这样扭曲的睡姿在工作时不得不咬嘴唇忍耐不适;叫起松本润,他就会对自己睡觉这件事生气到不行,乒乒乓乓地做夜宵,然后熬夜甚至通宵以弥补失误。一番权衡后,樱井翔决定移动松本润到床上继续睡眠以降低前者的成本。

 

可是显然,他低估了松本润的处女座属性。还没等樱井翔将软乎乎的松本润完全搂进怀里,穿着家居服的松本就吸了吸鼻子,对着忙乎了一天的主播抱怨了一句:“你闻起来真糟糕。”

 

“因为今天晚上的便当味道太重了。”樱井翔轻声细语地解释,试图抓住怀里少爷还没完全跑走的睡意,以把这个最近过度辛苦的人再次哄睡着。

 

“你得和staff说清楚……”松本润无意识地在樱井翔脖子边蹭了蹭,然后又皱着眉挪开,眼睛嫌弃地眯成了一条线,再睁开时显然就清醒了不少。

 

没等松本润开始在桌上乱摸一气,樱井翔就递上了那副黑框眼镜。看着近在咫尺的他的松本润又变成了那个万众瞩目的star,尽量小幅度地转身坐在了松本润旁。

 

“你也真是意外的恋旧呢,08年的眼镜竟然会留到现在。”樱井翔轻轻哼起了悲伤蓝调。这段经典的限定组合表演前段时间因为跨年被多次提起,反复播放的录像他现在也记忆犹新。

 

松本润一边努力地用脚把紫笔勾向自己的手,一边没好气地回答:“因为这上面承载了龟梨和我的美好回忆,我睹物思人不行吗?”

 

出现了,刚睡醒时的炸毛润。樱井翔站起身,绕到茶几的另外一边捡起了紫笔。看见对方明显有些局促,知道松本润又在为自己的任性懊恼,就拍了拍对方的头,顺势说道:“我先去把身上的味道洗掉。松本监督今天那么忙,不知道我还能期待米其林水准的宵夜吗?”

 

“从来就没有什么米其林的水准。”松本润咕哝着反击,“只有下午炸的天妇罗和老家送来的荞麦面。”

 

“我很期待呢。”樱井翔笑着回应。休日的松本润极少用发胶,头发也就因为这难得的呼吸机会变得更加柔软乖巧。毛茸茸的手感让樱井翔忍不住多揉了一把后才前往浴室,顺便在路上决定不告诉松本润自己一手打造的呆毛造型。

 

当樱井翔擦着头发走出浴室时,一团白色的雾气也跟着从封闭的空间里逃了出来。比起某位直接循着香味小跑进厨房的国民偶像,这些气体反倒是显得悠闲许多,四处散去在松本家闲逛着。若它们被赋予了意识,它们或许会惊奇于这个混搭得分外和谐的公寓。卧室衣柜里一半是不规则剪裁的大衣,一半是迷彩的羽绒外套;书房工作台上一半整理得干干净净,另一半上的东西却堆得只能勉强维持平衡,醒目处贴着“快给我清理干净!”的标签;玄关的衣帽架上挂满了各式时尚的帽子,细看却有几顶老旧的棒球帽和渔夫帽躲藏在光鲜的外表下滥竽充数。如果樱井翔能和这些水蒸气一起好好在这间公寓里逛逛,细心如他一定能发现自己的痕迹早已侵占了这间属于松本润的公寓。从最早的NZ下班借宿进化到现在休日几乎都在这里蹭饭,不难发现命运之神早已选择将错就错,将那个二人感情生活中的bug转化为他们人生中的常态。可惜我们敏锐的主播正忙着在厨房管教某位大厨,忽略了这显而易见的事实。

 

樱井翔一进厨房就皱起了眉:“润,既然厨房装不上木地板和空调,你就应该穿上袜子或鞋。”

 

“今天正好把厨房的拖鞋拿去洗了,晚上太冷也就没去阳台拿进来。”松本润背对着爱唠叨的管家解释。的确有些冷,但他并不想在樱井翔面前承认自己光脚的错误决定,就假装若无其事地把热好的天妇罗放进碗里。备注,他一边把天妇罗荞麦面移到厨房台子上,一边在悄悄地想,把右脚放在左脚上的这种行为不过是无意识的习惯性动作,和躲避寒冷之类的事毫无关系。

 

独属于二人的夜宵时间总是有着不言自明的默契。松本润不喜欢在深夜打扫餐桌,樱井翔就站在厨房的高台边享受食物。樱井翔喜欢有人陪伴,松本润就放缓收拾的节奏以让二人一起离开厨房。

 

雪白的毛巾被丢在一旁,樱井翔熟门熟路地从冰箱旁第一个抽屉里找出了刻有樱花的筷子,对着那个和房主一起逛街时挑中的粗制瓷碗说道:“我开动了。”

 

知道镜头外的主播不喜欢做美食报道,松本润没有在意对方的反馈。毕竟再难吃的试验品樱井翔都会努力地为自己清盘捧场,更何况这碗荞麦面绝对难以超越那一盘丑陋的蒲公英蛋包饭。

 

今天锅与水槽撞击的钝音似乎比平日响了些,盖过了哧溜哧溜的吸面声。松本润的双脚急于重新接触温暖,这让他收拾的动作也简单粗暴了许多。感谢长久以来的分工将洗碗这一重任托付给了樱井翔,这才让松本润有理由堂堂正正地提早离开厨房。

 

但他失败了。

 

“我以为你会等我吃完,”樱井翔的声音有些委屈,“你都不陪我说说话什么的吗?”

 

不,这样一句话当然不足以留下松本润。如果是在十六年前,牙齿不整齐的少年松本润大概会因此不惜抛下一切只为陪伴在樱井翔身边。但现在的松本润只是翻了个白眼:学院赏的认可也不能使一个演了近十年的把戏变得可信,更何况自己的双脚面临的处境远比对方的更为凄惨。可还没等他迈开奔向温暖的第二步,他就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做了一堆莫名其妙的事。

 

就像十六年前的樱井翔是松本润的hero一样,现在的樱井翔也成功拯救了松本润,只不过以一种更加羞耻的方式。

 

“你是不是脑子坏了?”松本润闭上眼睛试图理解刚才一瞬间的转变,但他瞬间升高的体温在烧红脸颊的同时也杀死了所有名为冷静的细胞,只留下太阳穴兀自突突跳得厉害。

 

整个过程的罪魁祸首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古怪。他再次捧起了碗,哧溜哧溜地吸起面来。

 

如果这时有小偷潜入松本家洗劫财物,又正好走进了厨房的话,那场景大概会让他误以为今晚的一切都是个不切实际的梦。第一,这间厨房的台子比正常的料理台高了许多,但这说不定是房主与众不同的设计理念。第二,国民组合岚的成员,众多少女梦中的道明寺正坐在这高高的料理台上,但这说不定是这位过早进入了成人世界的偶像童心的体现。第三,国民组合岚的另一位成员,刚刚还在某著名新闻节目中发表评论的樱井翔正站在坐在高料理台上的松本润的两腿之间,捧着一个有质感的大碗吸着面。这的确有些不对。

 

在等待反击的过程中,樱井翔成功清空了夜宵。他把碗越过某人的大腿放在一旁,忍不住抬头细细看起了松本润的脸。刘海乖巧地趴在额头上,眉毛也早已经修得没有以前那么夸张,长长的睫毛在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的皮肤上显得更加浓密。真是好看啊,我们的MJ。一向在团里自封为哥哥的樱井翔满足地叹了口气。

 

“就算这面再难吃我也不会帮你做别的。”这时候的叹气声实在太过可疑,松本润决定再次无视对方装可怜的小把戏,以闭着眼的方式。

 

“诶,可是今天的天妇罗和荞麦面都超好吃啊!”樱井翔鼓励似的拍了拍松本润的肩膀。原本一厘米的身高差现在被过分拉大,大幅度的动作有些拉痛了他的背部。

 

“我说你真是…”松本润睁开了眼。樱井翔,上目线,还有被笑意弯起来的圆眼睛。他承认自己有些心猿意马。

 

樱井翔忍不住多摸了几把手感极好的睡裤,带着更浓的笑意接话:“嗯?”

 

“今天Kazu说他有些在意这次巡回的售票方式然后Aiba酱顺便贴上了巡回城市里好吃的店我仔细看了一眼发现有几家真不错啊可以带Jr.去啊Leader说他途经福井有点想带我们大家去钓鱼还有啊…”松本润努力忽视急速上升的气温,将今天自己休息在家从line群里看到的信息一鼓作气全部分享给了工作了一天的人。

 

“那我们呢?”

 

“我们的话——诶?”惊奇于这奇怪的话题走向,松本润愣了一下又迅速接口,“我们的话,我倒是希望你可以快点放我下来。”

 

“可是有毛巾垫着不会冷不是吗?”明明是地理位置处于劣势的人,樱井翔却仿佛掌握了一切,就像平时那样。这位精英显然没有移动的意思:“以后吃夜宵就麻烦松本先生一直坐在这里陪伴在下了。”

 

不安地稍微挪动了下身体,松本润避开了自下而上的灼灼视线:“你今天真是莫名的有兴致啊。”

 

“我只是突然发现,”樱井翔顿了顿,难得的有些不太确定自己是否应该继续下去,“我有点想长住在这里了。”

 

松本润没有回答。他只是仔细地看着樱井翔的眼睛,想从中找出点开玩笑的痕迹。不意外地,松本润见证了樱井翔渐渐转移目光的过程。和之前几次一样,樱井翔会进攻,然后在自己的沉默中撤兵。他们是聪明人,却不是勇敢的人。几分钟的寂静足以让他们考虑所有的后果,然后回到曾经的轨道上去。

 

倒是从未见过的地方呢,松本润盯着樱井翔头上的发旋想。他连樱井翔的脐环都见过,却到现在才看到发旋。按道理该因为这一点新奇而满足了,可是他还是觉得不够。他贪心地想看到樱井翔和自己的未来,不是岚的,而是他们两个人的。

 

“不行。”耿直的松本润表示拒绝。

 

难得在这般情境下得到对方的回应却是否定,樱井翔不免苦笑。他小幅度地伸展了一下四肢,决定退后以结束这场凌晨的闹剧。可他突然被勾起了下巴。

 

“大爷我,”松本润清了清嗓子,“觉得这房子两个人住太小了。我们一起找另外所公寓住吧。”

 

向来以冷静著称的樱井电脑瞬间崩溃,但他迅速调整了状态,严肃地提议道:“我觉得新家的厨房里还是装这样的高台比较合适。”

 

“房子都还没有找到呢。”收回手,松本润的气焰渐渐弱了下去。身下人的笑容让他想到了些糟糕的东西,但同时他还想到了客厅茶几上的策划案。嗯,后者比较重要。

 

可樱井翔显然不那么想。他抓住松本润的手,把它重新搭在自己的下巴上,眨着眼睛继续提议:“我还觉得你现在应该给我一个吻。”

 

松本润知道自己肯定红了脸,但他需要一点保证:“就一个吻?”

 

“就一个吻。”

 

樱井翔知道今晚自己输给了工作,不过还好,来日方长。

=============END?=============

原来真的只想写一篇pwp...但是因为想写的废话太多所以决定留到下次再战...

我一定会努力炖出个好肉给各位过年的(ง •̀_•́)ง 

评论 ( 6 )
热度 ( 352 )

© Jo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