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anne

J家8团csxw本命
lofter里都是我爱过的证明

【翔润】高台(番外)

xgg生日快乐!!昨夜紧急改了开头的番外!糖好吃!

部分NC17,请慎戳,里站密码看简介

就算是里站也答应我要在外站给反馈好吗!爱你们!

====================================

“其实我不介意你明天——不,今天中午再给我蛋糕的。” 倚在厨房高台旁的樱井翔大度地表示。可惜的是,某个固执的人在高中后就很少聆听他的建议了。

 

似乎为了响应凌晨1点的钟声,松本润“啪”地合上了冰箱门,或许樱井翔会认为用摔字更为合适。接下来被粗鲁对待的是剪刀,它刚把奶油盒的一角剪下,就被甩回抽屉里,不禁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呻吟。那双漂亮的手似乎完全没有停歇的意思,紧接着又从橱里取出了一个金属色的大碗,把雪白的淡奶油全部挤了进去。丢盒子时,一点液体不慎沾到了手指上。松本大爷表示自己不拘小节,直接把手指含进了嘴里舔舐。努力自我清洁的过程中,他似乎终于想起了一旁等待的人,抬起雾蒙蒙的眼睛看过去:“翔,生日快乐。”

 

“谢谢。”第三次,樱井翔盯着面前无辜的松本润,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却沉醉在了红酒的香气里。1982年是个阳光充足的年份,美妙的气候条件让34年前的陈酿在他身旁的醒酒器里依旧芬芳。几天前,松本润兴致勃勃地把这瓶拉菲的照片发给他,说自己1月25日正好是休日,一定要做个蛋糕和他一起庆祝。

 

松本润向来言出必行。

 

将打蛋器调整到最快的模式,松本大厨在一片”嗡嗡“的机器声中大喊:“我马上就会做好的!翔君你稍微等一下就好了!”

 

“好。”欣赏了一会儿对方试图将打蛋器伸进碗里却屡屡失败的过程,樱井翔笑着回答。周日,也就是昨天,他们一同去观看了舞台剧,结束后自然难免和后辈们聚餐。调子超好的松本润一口气灌了好几杯啤酒,而樱井翔则负责保持清醒,好把这个有些微醺的人带回家——他们的家。12点时,松本润的手机突然响起了Hip Pop Boogie的前奏。樱井翔和后辈们还没来得及反应,松本润就越过桌子搂住了对面的樱井翔,大声喊了句:“生日快乐!”没等后辈们感慨完“岚的关系真好啊”,松本大爷就把大面值的现金拍在桌上,拉着樱井翔出了餐厅。

 

而现在则是樱井翔拉过松本润的手,帮着迷迷糊糊的甜点师把旋转的打蛋器放进碗里。年长的哥哥忍不住拍了拍弟弟的头,交代道:“我马上回来哦。”

 

离开厨房的樱井翔走进卧室,蹲在床头柜前。一个小时前,他似乎也是这么蹲在副驾驶位旁,为松本润解开安全带。接着他便毫不费力地抱起松本润,毕竟怀里的人在冬天总是会因为发烧而瘦上几分。走向公寓大楼的路上,樱井翔视线跟随着一片雪花缓缓落在松本润的鼻尖上。他突然发现自己生日时的东京似乎总是在下雪。幸好,这点寒冷惊不醒松本润;幸好,自己能顺利地把他抱回家。当公寓门被打开时,温暖轻柔地拥抱了二人。没等樱井翔换上拖鞋,他就听到了某人含糊说出的第二次生日祝福。

 

等樱井翔回到厨房时,桌上刚从烤箱里取出的蛋糕胚还冒着花白的热气,而一旁大碗里的乳白液体已经便成了凝固的奶油。奶油的主人松本润正站在矮凳上,大半个身子都探进了上层的橱柜里。没等樱井翔走近,他就从矮凳上跳了下来。被酒精麻痹的内耳前庭让他前后摇摆了一阵,手中两个玻璃酒杯也“叮”“叮”碰撞个不停。好不容易借着樱井翔扶在腰间的手维护住平衡,松本润如释重负地把酒杯放在了高台上:“刚才好危险啊。”

 

樱井翔皱眉:“怎么突然想到去拿酒杯?”

 

“因为奶油打好了啊,你看……”手随意地往外指了指,松本老师刚想开始讲解,就被一阵突然的晕眩打断。

 

“翔?” 宿醉似乎来得太早了些,坐在高台上的松本润揉着太阳穴。

 

寿星安抚似的拍了拍松本润的背:“抱歉,我只是突然想拆礼物了。”


礼物点我

==============END===============

真礼物是什么呢,大概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xgg生日却是我们吃糖有点不好意思,来xgg!吃肉!

最后谢谢all润群里的姑娘帮我搞定外链!

评论 ( 26 )
热度 ( 121 )

© Joan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