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anne

J家8团csxw本命
lofter里都是我爱过的证明

【翔润】理发店爱情故事(上)

AU,PG13,两发完

傻黑+人物崩坏=剪头发时脑洞一开急速写完的产物

 =============================

在东京这个出了名的时尚城市,理发店没点特色根本生存不下去。什么国外进修过的造型总监Ian,什么拿过国际大奖的前卫设计师Peter,什么上过电视的辣妹领军人物奈奈子,以任意某家理发店为圆心1km为半径画圆,该范围内至少有5家理发店,而这些店里这些人物设定至少能重复三次。

 

NOV某著名电视节目秉持着稍微介入时尚界,装完逼就跑的刺激理念,调查了一下东京目前最火的一家理发店——岚。在多次探访后,staff们发现这家店果然独具特色,非同一般:

 

“不good-looking的收银不是好game boy,不穿七分裤的理发师不是好discostar,想赚钱的老板不是好渔夫。”staff们托着被惊掉的下巴默默敲下了这段总结,却不知在不久之后的OA时,这段看起来毫无逻辑的话斩下了年度第一的瞬间收视率。

 

调查去的了轰轰烈烈的结果,staff们却清楚地知道,这三个完全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开理发店的男人们不过是岚之传说的一部分。与他们相辅相成的是另一个迷一样的男人,江湖人称——小樱花。

 

没有人知道小樱花到底是谁,只知道他是一位出神入化的洗发师傅。他每天只来洗发店一小时,中午11:00到12:00。若错过了这一小时,你将不会听到店员们呼唤小樱花的声音,也不会有机会看到小樱花那帅气的脸庞。

 

是的,小樱花长得很帅气。据曾经有幸被小樱花洗头的一位迷妹描述,躺在洗发椅上时,只要稍稍抬眼,便能看到一双如斑比般圆圆的大眼睛,那样认真,那样柔情。啊,这随着热水打来的恋爱热浪!

 

当然,极低的出席率和帅气的脸庞还不至于让小樱花成为一个传说,真正让他成为传说的是他看不见的身体与精准的洗头时间。

 

没错,那位迷妹继续描述道,当她想仰起头,确认她幻想中小樱花肩膀处有力的肌肉线条时,她却发现小樱花肩膀消失了,不,他整个身体都消失了。曾有人质疑说这是溜肩,把头全仰起来就不仅能看到肩膀还能看到胸肌了。可那位迷妹义正言辞地表示自己把头仰到了人类的极限,却完全看不到小樱花的身体,只见那洗头房里暗绿色的迷彩背景,仿佛在嘲笑她做了一个无稽的梦。因此,所有想亲身体验小樱花所带来的梦幻洗头体验的顾客都知道,欣赏那双眼睛足矣,再往下便是深思恐极的结局了。

 

至于精准的洗头时间,那是一个与无身体论相辅相成的传奇。小樱花的洗头时间永远精准在6分钟。曾有人想抗议时间太短不够认真做全套,却在体验一次后舒爽地意识到小樱花就是拥有这样堪比电脑般全面而精准的洗头工艺。因此很多业界人士怀疑没身体又强大的小樱花其实是一台人形电脑,甚至雇了无数商业间谍去盗取该程序,却没想到间谍回来后都成了岚的迷妹,每天举着小扇子排着队等待见到自己亲爱的收银,理发师,老板,以及那碰运气才能见到的小樱花。

 

东京那么大,传说那么多,那些最被津津乐道的有时反而是最以讹传讹的。12:00一到,樱井翔走到试衣间脱下洗发专用的迷彩制服,重新穿上西装准备和岚里的其他小伙伴一起去吃午饭。

 

是的,樱井翔不是什么人形电脑,他只是一个热爱迷彩与洗发的金融分析师。每天中午他有两小时的午休时间,其中一个小时他会到好友的理发店里帮忙,顺便借洗发这项枯燥无味的机械工作放松自己,开拓思维;另一个小时他便和岚的收银二宫和也,岚的理发师相叶雅纪,还有岚的老板大野智一起探寻各路美食,成就人生意义。啊,樱井翔整理了一下领带,愉快地想,又是因洗发而神清气爽的一个中午,今天中午吃那家著名的鳗鱼饭还是隔壁那家新开的荞麦面呢?

 

荞麦面馆里,岚的传说四人坐在一起,你一声我一声地吸着面,享受着他们一天中难得的清闲午休时光。突然,此起彼伏的哧溜声被一句甜腻的“百年先も”盖过,二宫和也带着迷之微笑掏出了手机。

 

樱井翔和大野智对视一眼,决定合力吐槽二宫和也这个一点也不爷们的短信铃声。可还没等他们发出第一式,二宫和也就转头对听闻铃声满眼好奇的相叶雅纪说:“J说他明天想来我们店修个刘海。”

 

“诶润从国外回来了吗?”相叶·反应超绝·雅纪硬是把菱形嘴张成了一个O型。

 

“早回来了,”二宫·遇上相叶就无力吐槽·和也只想陈述事实:“他回来那天不还给我们发了邮件吗,说最近准备那个谁的演唱会太忙没空聚会,没想到还没聚会倒是刘海长了…等等他不前段时间采访里一直是大背头吗怎么留了刘海也不跟我说?!”

 

“可能他只是…”相叶雅纪转向正在默默低头吸面创造哧溜背景音的樱井翔和大野智寻求帮助,却突然想到这两人并不认识松本润,便开口解释顺带转移话题:“啊啊,润是我和Nino的大学同学,我们三个当时关系特别好,后来他就去国外进修艺术了,现在是个蛮有名的演出策划。”

 

“是不是那个第一个将日本盆栽放上芭蕾舞舞台结果大受好评的策划?”熟读各大报纸经济版的樱井翔借“润”“大背头”等关键词迅速跟上了话题,“据说那次演出还吸引了中国阿外喵喵的总裁到日本购买了巨额盆栽呢。”

 

二宫和也骄傲地吸了一口面:“我们家J当然棒啦。诶小樱花你中午肯定又爆满,能不能12:00后空个6分钟出来给J洗个头发?给返乡艺术家送点温暖!然后我们五人一起在店里吃便当好了。”

 

虽然讨厌计划被打乱,但樱井翔迅速在脑内计算了人生缺少了六分钟的机会成本,并在脑内的日程表中进行了时间的再规划:“如果我们能在12:48分吃完午饭,我下午的行程就不会受影响。”

 

“翔君你果然是个好人啊!”相叶雅纪主动把这句话当成了同意,并在听说全店最强的洗头师傅愿意打破计划给自己的好友洗头后感动地热泪盈眶。他伸手想拍拍樱井翔的肩膀,却突然想起了竹马二宫给自己总是大力出奇迹的评价,便默默缩回了手。打死事小,打得肩膀斜率增长就真是罪过了。

 

一旁默默吃了很久面的大野智又成了第一个吃完的人。他一抬头便看到了热泪盈眶的相叶雅纪伸手又缩回的诡异举动,便温柔地出声安慰:“没事的哦相叶酱,被芥末辣哭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想要纸巾就拿吧,我手里也有一叠了呢。”

 

今天的樱井翔也在两位天然神奇的脑电波和二宫和也的尖声吐槽中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中午。

 

 

作为金融街一代天骄以及东京洗头界一霸,小樱花看似一帆风顺的人生中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烦恼。不知道为什么,每个被他洗头的顾客,在被他服务的6分钟中都始终维持着翻白眼的表情。当然,他那三个好友是不会的。二宫和也会全程盯着游戏机,大野智则会全程闭目养神。什么?相叶雅纪?他几乎没有眼白怎么翻白眼。言归正传,樱井翔觉得那些翻白眼的顾客肯定是因为对自己身后的迷彩墙太感兴趣,极力想看便翻了白眼。同为迷彩爱好者的洗发师傅虽然开心,那零星几位无法把眼睛复原的顾客总让他意识到重整迷彩墙的必要性。至于为什么迟迟没有动手,据说是某位收银极力阻止额外经费的结果。

 

而在那天之后,樱井翔又遇到了一个没在洗头过程中翻白眼的人。

 

作为一个洗头时间精准的专业师傅,小樱花在那一个小时里是不会移动的。身旁的人们来来去去,年轻的店员把顾客一位接一位地带到他面前,而他只要负责洗头就好了。重复而单调的洗头过程能让樱井翔什么也不想,充分放空自己。当然,顾客们那些千姿百态的白眼起了一定的反作用,但反正他们在小樱花的脑海中只能留下这一张张翻着白眼的表情包,也就不值一提了。也许是因为不翻白眼的松本润太稀有了,又也许是因为一个小时的放松时间已经足够,樱井翔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了松本润那张好看的脸上。

 

松本润是樱井翔那天接待的第11个客人。这不符合小樱花的上班规律,但毕竟是亲友的亲友,算在情理之中。松本润是樱井翔接待的第一个不翻白眼的陌生人。这不符合小樱花的顾客守则,但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舞台策划,表情控制能力超群可以理解。然而最可怕的是,松本润是樱井翔第一个接待时间超过六分钟的人。

 

中午12:00,岚的另外两位员工加老板准时闭店出门,前往不远的著名便当店。12:02,大野智在二宫和也点完单后乖乖掏出了钱包。12:04,眼睛里冒着桃心的店员向二宫和也核对订单:一份汉堡肉便当,一份奶油蟹肉可乐饼便当,一份烤鱼便当,一份炸鸡便当,还有一份附送了大量酱汁和红姜的牛肉饭。12:05,负责拎袋子的相叶雅纪发现袋子里藏着写有店员line ID的餐巾纸,他看了二宫和也一眼,不着痕迹地把那张餐巾纸塞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12:06,准时回到店里的三人收拾了一下,决定等樱井翔完工后先吃饭再给松本润修刘海。

 

然而直到12:10,洗头房的门还是紧紧地闭着。二宫和也从12:07分起就开始盯着那扇门,试图用意念透视一探究竟。可那里除了哗哗的水声,什么可疑声音都没有。12:15,相叶雅纪清了清嗓子,起身敲了敲洗发房的门。可里面除了哗哗的水声,什么回应都没有。12:20,似乎是为了缓解紧张的气氛,大野智开口道:“Nino你别把什么事都想得那么悲观,他们应该不会被坏人杀了,说不定只是翔把润杀了呢?”

 

“去你的樱井翔要是敢动我家J我把你…”终于忍不住的二宫和也飞起一脚踹开那扇门,却在对上舒爽体验中惊坐起的松本润的视线后瞬间转换了形象:“还没洗完呀J?便当都要冷了,买了你最喜欢的可乐饼哦!”

 

惊觉自己这头洗了太久的樱井翔恍惚了一阵:“马,马上好。”他按了按松本润的肩膀示意他再次躺下,迅速结束了这场不符合小樱花设定的洗头闹剧。

 

等樱井翔换完西装走出更衣室时,已经是12:27了。正巧松本润刚起身去倒茶,他看着那人好看的曲线又是一阵恍惚。

 

二宫和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对着松本润的背影叫道:“J,这个一脸痴汉的人叫樱井翔,隔壁公司的分析师,每天中午到我们这里来当一小时的洗头师傅。”

 

还没等樱井翔暗道一声不好,饮水机前那扭得姹紫嫣红的人便转过身来。刚洗完的过长刘海湿哒哒地搭在额前,他却还是那么好看。

 

“你好,我是松本润。”这位不翻白眼的顾客点头致意了一下,毫不在意二宫编排的大度和微微抿起的嘴唇线条击中了樱井翔的心脏。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樱井牌电脑会偶尔当机犯蠢,但绝不会违背时间表,像洗头洗了20分钟那样的大bug发生了便从此消失了。所以就算樱井翔一直都在恍惚着,12:48分的他还是准时收拾好了自己没吃几口的牛肉饭,和另外四人告辞后返回了公司。

 

相叶雅纪看着樱井翔的背影,突然有些遗憾。他原以为五人聚会的好气氛能让樱井翔表演那个吃牛肉饭的绝技,没想到他全程傻得跟那什么一样。他悄悄凑到二宫和也耳朵边:“Sho酱是不是因为今天的时间管理失误受打击了?怎么那么低落?”

 

“看好了,这就叫情从心头起,蠢向肾边生。”今天也很机智的二宫和也狠狠地把最后一块汉堡肉扔进嘴里,顺便悄悄嘱托自家竹马等会儿把自家最好看的弟弟刘海剪短一点,越可爱越好。

===================TBC==================== 

下篇预告:

樱井翔看着自己手上因为洗了太久头而皱起的皮,思绪却飞回了遥远的曾经。他突然想起松本润不是第一个被他洗头时不翻白眼的陌生人,那个包子才是。

----------------------------

起因是考完试去修刘海,难得和洗发小哥聊了天,抬眼看小哥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在小哥眼里不就是翻白眼吗....然后就脑洞大开写了这篇...

尝试了自己一直很想写的风格,不知道驾不驾驭得住...如有触雷或冒犯请指出QuQ

原来想一口气写完的,后来想想还是先放上来看看反应...所以请大力评论!!

还有一篇脑洞清奇但是画风正常的文只开了个头,感觉自己写文速度好慢....但反正我终于考完试啦!回来了!之前的文会更之后的文也会写!爱你们!!

如果你真的耐心看到这里了,我要真诚地用点梗感谢你!可以私信我!只要翔润什么都写!以上~


评论 ( 8 )
热度 ( 97 )

© Joanne | Powered by LOFTER